霜花白

2019-03-12 09:52:14 标题分类:情感散文 关键词:爱情散文,情感散文,伤感散文,抒情散文 阅读:109

  文 / 王永清
  在某一个有雾的日子,霜就下了,像撒了一层薄薄的盐,风变得僵硬了,给热呼乎的脸来点儿刺激。走在旷野里,有一种缩手缩脚的觉得。
  霜打过的青菜,如浆洗过的衣服,摸起来有种板挺的感觉,太阳一晒,就柔嫩了,那绿啊,愈发翠碧,在菜的每一条经络里流动。扯一把洗净,沥水,过油一炒,吃起来没有青涩气,特别鲜甜可口。
  爸爸家里栽了几棵橘子树。前次回家,树上挂满了青皮橘子,爸爸用几根木棍撑着,怕压折了枝丫。前天接到爸爸的固话,说下霜了,他用草要子把树围了,省得冻伤,每个黄橘子都套上了塑料袋,等我归去亲身摘呢。放下固话,眼睛湿润润的。
  乡下的柿子树抛弃一切噜苏,枝桠疏朗交错,衬着高远的天空。黑褐色的枝头高高地挑着几枚火红的柿子,好像老太太头上扎的几朵红花,成为冬季里最美的景致。我吃过霜打的柿子,悄悄咬一个小口,放在嘴边美美地一吸,一股清冷的汁液便流进嘴里,那苦涩滑嫩的觉得,充盈了每条神经。
  落霜时节,我和伙伴王胖子去五道峡看枫叶。峡内群峰耸立,层峦叠翠,飞瀑流泉。漫山遍野的红枫、黄栌,迎霜摇曳,层层叠叠,溢彩流光。王胖子拿着相机狂拍不止,说想盖一间小茅舍,终老于斯。我在丝丝凉意中俯拾一两片落叶,闭目沉思,觉得自己和自然真正融为一体了。
  “碧瓦新霜侵晓梦”,在清冷的月光里,霜落在屋瓦顶上。瓦上的霜,像薄薄铺了一层白粉,却不能完全覆盖住瓦楞的黑。中年的我,搬一张椅,沏一杯茶,坐在院内看月光。蓦地想起余光中的《独白》: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,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。
  无论是景致还是人,在霜的映衬下,都非常的漂亮、抒情。戴望舒在《霜花》中写道:“九月的霜花,十月的霜花,雾的娇女,开到我鬓边来。”“垆边人似月,皓腕凝霜雪”,韦庄笔下的卖酒女子,如月光般美妙,露出的伎俩白如霜雪,让人联想万千。
  霜落下来了,那么浅浅的一层,铺在我故乡屋顶的瓦上、柴堆、草垛、旷野上。“鸡声茅店月,人迹板桥霜”。我从故乡的石桥走过,把霜踩成一个个脚迹,一个接着一个向前延伸。那些石桥上的霜,也被鸡们鸭们踩过,被放牛的山娃子踩过,大概也被一千多年前的那个早早起行的旅人踩过,当他偶然中瞥见这一道道踩成的霜痕,心底里的乡愁也就如决堤之水,弥散开了。
  一个清晨,寒风中,一个菜农挑着一担菜在卖,菜上,头发上,眉毛上都挂满了霜。我一个人站在一侧,看他拉开嗓子呼喊着,霜也跟着动。人活着,都那么不易,只要保持下去,就像霜,它背后肯定潜在着一程又一程的好景致。

联系电话: 联系邮箱: 客服QQ: